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
川美隐藏的大触?川美“最强扫地僧”应聘保安只为学画
2018-12-25 11:40:49  来源:  看看新闻KNEWS

这也是一个关于画家的故事。

这更是一个关于追梦的故事。

罗中立的《父亲》吸引众多艺术学子来到四川美术学院,同时也吸引来了这位保安画家。虽然他没见到罗中立,但却以意想不到的方式成为网红。

一手简笔画的功夫,让这位来自内蒙古的绘画爱好者成了“保安中最会画画的”。网上对这位保安大哥的评价是:“最强扫地僧”、“川美隐藏的大触”。

\

但这位在各大营销号上被封为励志典型的保安大哥却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说,我是挺想在画画方面被认可,我其实还想开画展,卖画,因为要生活,有女儿要养。

动用一句现在网络的流行用语,保安吕跃太“真实”了。

“我得用铅笔敲开对方的门”

从农村来到城镇参加艺术集训班,却因文化分不够,吕跃的高考失败了。和许多落榜的考生一样,他来到北京谋生。这个时间段,吕跃用“工作很好找”作为标签。

90年代末,电脑在艺术品市场还未普及,使用需求大多限于扫描与制版,许多原稿的设计师用一支铅笔和一杯水就能够上岗工作。这样的工作对于同时有绘画基础的吕跃来说,不仅仅是维持生计的方式,也是修炼自己的机会。

火锅店招牌、广告用印刷字体甚至是雕塑的设计稿,吕跃在不停挑战自己的极限,也由此从北京去到景德镇,最后南下来到深圳。“我得用铅笔敲开对方的门”,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对他来说,画笔是伙伴,是求生方式,是精神信仰。

吕跃最终在2008年完全停止外出工作。他说,当时自己意识到这是需要完全投入到学习绘画的时候了。据他自己描述,在那之后,图书馆是他常常出入的场所,从艺术史类到文学音乐,都不读。“这是一个自由职业者回归自我的一个状态”,他如此形容当时的自己。

2018年初,他鼓起勇气应聘保安。为自己在四川美术学院谋得一份工作,为了能有机会见到偶像罗中立,也是为了能够更接近这座培养艺术家的殿堂。

“当初只想得到一个桃子,后来发现有一片桃林”,吕跃说,这让他更加坚定了在这里工作下去的决心。

“当下性 当代性 前沿性”

\

第一次见到吕跃是在川美的图书馆。

吕跃的形象很难和他的保安身份联系起来:坐在图书馆的一角,仔细地临摹一幅西域壁画册里的插图,形象与一位潜心研究画作的学生无异。

“时间有限,都是工作之余画画。所以作品主要为小稿类的素描,我就挑选那些可以在线描技法上有帮助的书籍来学习。”

他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说,欧洲中世纪很多宫廷家具都是由当时的知名画家或者雕刻家设计的,他感觉自己在模仿这些绘画作品时,和当时的画师产生了交流,得到了很大的启发。

\

吕跃把临摹作为一种学习的过程,也始终在和看看新闻Knews记者强调,“我的画一定要和传统绘画不一样,一定要有当下性、当代性、前沿性。”

在外人看来普通甚至有些杂乱的线条组合,在他的世界里有不一样的解释:有些画被故意涂抹成杂乱无章的样子是为了模拟自己在黑夜里的真实体验。

自从来到川美后,他每天会产出二十至三十张这样的画作,有即兴表现,也有临摹学习,模特大多是川美的学生。

“埋头看手机、埋头吃饭、埋头学习,这就是我观察到新生代的特点。”

吕跃画画有一个特点,抬头的频率很高,一旦进入创作模式,就好像小鸡啄米一样。在学校被人熟知后,有学生看他在作画,会故意停留完成模特的工作,然后上前与他交流,一来二去,“川美扫地僧”的名号便传了出去。

曾经以他为纪录片作业的四川美术学院学生聂建梅告诉看看新闻Knews记者,当她第一次亲眼见到吕跃作画的环境时,她有些惊讶,因为他几乎是随时随地在画。看到适合作画的风景时,站立5分钟就能画完一幅画。

玻璃上的自画像、池塘边的水草、甚至菜市场的卖肉屠夫,都是他笔下的人物。

“要生活的嘛”

吕跃的生活在外人看来有些艰苦,他用着妻子剩下的手机,手机套餐只开通了电话功能,想要获取网络只能找到有WiFi的地方。

在菜市场写生,小摊贩说“给个名片吧”,他会认真地手写一张小卡,“川美北门”是他的地址。这是真的,吕跃的岗位就是北门的保安。

他目前的月工资在一千元左右,连他的画纸都是来自于学校打印店的废纸。

但他并不妨碍他的绘画梦。他希望在未来能够开办自己的画展;希望能有伯乐指点他继续向前发展。

\

出名后,许多人给他送来优质的画纸与全新的画板,他都默默收下。不过,外出写生时他还是使用原来的小木板和钢笔,坚持在小块废纸的背后画出眼前风景,偶尔会标注一些感想,最近的一句是:“朽木不可雕,我定要雕出感人的画面成为至爱。”

在采访的最后,吕跃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说:“其实我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型的艺术试验品,我记录下我生活的轨迹,这本身就是艺术。”

然后,他匆匆起身,笔挺地站进队列中,开始接受保安科队长的岗前训话。

(看看新闻Knews记者:金翔 李维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