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服务 >
陷多起股权质押纠纷 券商纾困计划也成为防范股权质押风险的关键
2019-02-22 16:40:31  来源:  网易

根据公告,华融证券与深圳日昇创沅资管公司的股票质押合同纠纷共有本金14.04亿元及利息、违约金等。去年3月份,华融证券正式向江苏高院申请对日昇创沅及实际控制人陈鸿成进行强制执行,法院己对日昇创沅持有的*ST保千股份执行司法冻结。2018年10月,完成*ST保千股份司法划扣非交易过户。其他的合同涉及本金则从几千万元至数亿元不等。

“大股东质押股票跌破平仓线,按照现在的政策不允许卖出,公司只能面临资产减值的损失。”一位券商业内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感叹道。

今年以来,东兴证券、招商证券、华融证券、天风证券分别披露了多起股权质押纠纷的诉讼事项,涉及金额合计近50亿元。其中,华融证券涉及金额接近30亿元,天风证券涉及金额超10亿元。据统计,年内已有多家券商发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公告,资产减值合计近30亿元。

那些莽撞质押不计后果的大股东们,将所有风险都“甩锅”给了券商,而券商纾困计划也成为防范股权质押风险的关键。

频频发生诉讼

该来的迟早会来,在雷声滚滚的2018年,并不是每家机构都能顺利达成股权质押这类信用业务,某些券商还不幸踩中多只大雷股,而协商无门的券商只好选择了诉讼之路。

2月20日,天风证券发布了公司近12个月内未披露的涉及诉讼(仲裁)事项。其中,有四项诉讼涉及到股权质押项目上的纠纷,牵扯到多家公司和自然人,涉及金额合计高达11.71亿元,占所有诉讼事项金额的99%。

\

具体来看,天风证券发起的四起股权质押诉讼涉及3只股票,分别是北讯集团、方盛制药、银亿股份,涉及金额分别为3.97亿元、2.77亿元、4.97亿元。

其中,天风证券与孔永林、银亿控股有限公司的股权质押合同纠纷均涉及银亿股份。银亿股份于2018年8月21日跌破平仓线,孔永林仍未履行补充担保义务,构成违约,涉及金额为3.46亿元。同时,银亿控股方面与天风证券达成的股权质押项目,也因前者未能补充担保构成违约,涉及金额为1.51亿元。

事实上,银亿股份也一直在积极寻找投资方,但由于出资份额的拟受让方暂未确定。再加上短期内资金周转困难,导致“银亿房地产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面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公司债券(第一期)”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重重压力之下,2月18日,银亿股份方面宣布重组失败。

截至记者发稿,天风证券方面表示,暂不方便回应此事。

相比天风证券,华融证券踩雷的项目更多。华融证券旗下多只债券于2月12日发布的重大诉讼公告显示,有6起合同纠纷涉及股权质押项目,共涉及5只股票标的,涉及金额高达29.58亿元。在这5只股票中,赫然出现*ST保千、*ST天马、神雾环保这样的大雷。

\

从受理时间来看,华融证券踩雷股权质押几乎贯穿了去年所有季度,而击穿平仓线的*ST保千、*ST天马股价更是跌破2元。其中,华融证券踩雷*ST保千的股权质押项目涉及金额高达14亿元。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华融证券在公告中称,上述诉讼事项对其生产经营、财务状况及偿债能力无重大不利影响。

与华融证券踩雷ST股“同病相怜”的,还有招商证券和东兴证券。

1月23日晚间,招商证券发布公告称,请求判令康得集团向公司偿还债权本金1亿元,支付利息、违约金并承担诉讼费和实现债权的费用。

\

据了解,招商证券在2018年4月与康得集团签订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协议,康得集团将持有的1327股ST康得新股票质押给前者,交易金额1亿元。

出现违约的原因是,ST康得新在2018年6月1日至11月15日停复牌前后,出现了连续四个跌停板,股价直接跌穿平仓线。截至2019年1月23日,ST康得新复牌后一字跌停,收报5.73元,相比质押时候的股价20.54元下跌超70%。

1月8日,东兴证券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虞云新清偿融资款本金近7亿元,涉及股权质押项目的标的为ST新光(原新光圆成)。在新光圆成戴帽之后,股价依旧一路下跌,现已跌至2.68元。

\

拖垮业绩的股权质押

股权质押业务曾经作为券商虎视眈眈的利益蛋糕,从兴起到频频爆雷仅走过5年时间。

《2018年度股票质押回购风险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8年涉及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权质押违约合计179笔,来自82家上市公司,合计违约金额482亿元。

目前,虽然众多券商在股权质押业务中设立了预警线、平仓线等措施,来降低质押股票价格下跌带来的风险,然而在实际操作中,对于已经击穿平仓线的股票,券商往往会通过协商来解决问题。但大多数上市公司大股东或自然人并未对此提供补充担保,协调未果的券商只好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

“一般来说,对于股权质押违约,券商通常有两种做法:一是直接上黑名单;二是强平,需要交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公司去处理此事。”券商从业人士罗某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但是如果采取强平措施,有些限售股需要等到解禁,即便是流通股,也需要满足高管及股东的相关减持规定强行平仓。”罗某表示。

股权质押作为重要收入来源之一,部分券商已经深受其影响。据券商2018年12月财务简报披露,多家券商当月净利润转亏,兴业证券推测,原因可能在于计提了和股权质押业务相关的减值。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共有太平洋证券、长江证券、方正证券等10家券商发布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合计高达近30亿元。太平洋证券发布公告称,单项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9.72亿元。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9.47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