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旅游 >
亲爹让12岁孩子休学直播徒步去云南?为了让孩子有好心态?
2019-03-20 15:39:53  来源:  北青报

 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越来越多得人通过互联网尝到了甜头。最近,有媒体报道一些直播平台存在未成年人直播自拍、打游戏、唱歌、卖萌、等内容,最近,就有一位父亲,想着为孩子好的主意,拉着一辆二轮车开始带着12岁的孩子徒步,目的地是云南。感兴趣的小伙伴了解一下吧,希望对您有用。

拉着一辆二轮车,来自山西太原清徐县的安永强开始带着12岁的孩子徒步,他们的目的地是云南。3月19日,安永强对北京青年报记者称,带着孩子徒步是因为家庭变故,孩子心情受到影响,希望通过徒步来带孩子散心同时锻炼身体。而父子徒步云南的消息也在网上引起争议,有网友提出孩子出门徒步而不上学的做法是否妥当,对此安永强回应称,徒步只是为了让孩子有更好的心态,会在9月前回家让孩子继续上学。

安永强对北青报记者称,他今年31岁,儿子东东(化名)12岁,之前在清徐柳杜乡老家上小学五年级。而在8个月前,安永强称家庭却遭遇变故,从去年7月10日开始,东东的母亲突然离家出走,并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安永强的母亲和妻子同村,虽然两家相隔仅几里地,但两人是通过网络相识。差不多在东东2、3岁的时候,安永强妻子外出工作,后来的多年时间里,妻子几乎每天都会通过电话和安永强及儿子联系,也会时常给儿子买礼物。但从去年离家后,安永强再也联系不上妻子,“一点防备也没有”。3月19日,北青报记者也试图联系安永强妻子,但电话始终未能接通。

自从妻子离家后,安永强看到儿子心情很不好,“孩子不太爱说话,在学校提到有关妈妈的话题就会哭,吃饭想起什么也会哭”。安永强说。也正因此,安永强希望带孩子出去散散心,看看风景能有一个更好的心态。此前,安永强曾是一位货车司机,决定徒步后他把车也卖了。

\

目前,父子俩已经到了山西襄汾。安永强拉的二轮车里放着被褥和一些生活用具,有时父子俩会直接在车里过夜。白天,安永强也会做一些直播,跟大家分享路上见闻,在直播间内,安永强说受到了很多人的鼓励。但与此同时,争议也随之而来。有不少网友质疑,东东正在上学的年纪,父亲没有让孩子在学校里正常接受教育,反而带出来徒步,这样是否妥当?以及,在徒步过程中做直播,是否只是为了利用孩子来进行炒作?

对此,安永强对北青报记者称,在他看来,无论做什么都得有个好心态,他带孩子徒步是希望让孩子恢复好的心态,不要有仇恨。徒步到云南后,会在9月前带孩子回家,继续完成学业。

对话

带孩子每天徒步17公里

3月19日,北青报记者联系到父子徒步云南的父亲安永强,安永强讲述徒步的想法和经历,并对网上的质疑作出了回应。

父亲每日带孩子徒步17公里

北青报:为什么会选择徒步?

安永强:孩子心里不舒服,我就说带娃去云南看看山河,希望他能敞开心扉。徒步一个是锻炼孩子的毅力,一个是散心。另外,我的身体也不好,有糖尿病和“三高症”,想着我也锻炼锻炼,而且条件就允许徒步。

北青报:每天会走多远?

安永强:我们从2月21日开始徒步,一天走个17、8公里,大致路线都计划好了,会用半年的时间到云南,9月前要回来,让孩子上学去。

北青报:视频里说路上就睡车里,吃饭有时候也自己做简单的,孩子能否受得了?

安永强:晚上有些时候就在车上睡,天气不好时候也在旅店睡,让孩子可以洗漱。前两天晚上有点冷,孩子感冒过一次,给他吃了药,现在好了。路上也到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就自己煮点面,弄点醋就吃了。当然也会买肉,不会委屈儿子,再没钱也不能让儿子生长发育受影响。

父亲回应质疑称为了让孩子有好心态

北青报:很多人质疑,不让孩子上课带出来徒步,对孩子成长不好,你怎么看?

安永强:我是这样想的,如果孩子没有好心态,非要上也不行。我是觉得无论做什么,都要有个好心理,这半年带娃出去走走之后还是会让他上学去。

北青报:孩子这半年在外面,正常的学业怎么办?

安永强:孩子每天在路上可以随时写日记,还给他买了课外书什么的,我跟学校请了假,学校那边也同意。我妹妹是大学生,可以辅导。我确实教不了他,但我为了儿子开心一点,快乐一点,学历再高没有好心态也不行。没文化不可怕,不想让儿子不自信、自卑,没文化也可以找事情做,我是这样想的。

北青报:还有人质疑,是不是利用孩子在炒作?

安永强:每个家庭有每个家庭的难处,有些人不理解。孩子之前自卑不和别人玩,我怕他越大,心理阴影越大,是希望不要有仇恨,不是利用孩子来吸引注意。

徒步后打算继续让孩子上课

北青报:徒步这么久,会不会觉得累?

安永强:累肯定是累,累也是为了娃娃。徒步后孩子心情好一点,我也有好转,路上没事干唱唱歌,希望通过徒步希望把心情缓一缓。说实话出来也是带孩子受罪,但为了早一点能走出来,每天很累都不顾上想别的。

北青报:路上有想过放弃吗?

安永强:我是想给儿子做个榜样,所以千难万险也会想办法。路上有好心人帮我拉车,给我送东西等,我都接受。经过这些变故,我也是想通过受罪,减少一点思念。

北青报:徒步完成后有什么打算?

安永强:徒步完之后还是让孩子上学,我还是开车去,该干啥干啥。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郭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