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纪事 >
英媒披露上世纪末杀婴藏尸案 故事要从1998年说起
2019-04-09 11:48:41  来源:  环球网

英媒披露上世纪末杀婴藏尸案 故事要从1998年说起。英国一名助理护士曾于1985年到1995年间生下四名死婴,并将她们藏匿在家里的垃圾桶内长达20年之久。她用空气清新剂来掩盖尸体的恶臭,但最终,这一切还是被发现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看似平静的每一天,在每个人身上都在发生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有的令人高兴,有的却让人无奈,下面就跟随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吧。

噩梦的开始

故事要从1998年说起。

16岁的凯瑟琳总是闻到母亲的柜子里传出阵阵恶臭。她的母亲贝尔纳黛特告诉她,这是培根腐烂的味道,但是凯瑟琳并不相信。

(藏匿尸体的垃圾桶。图源:太阳报)

(藏匿尸体的垃圾桶。图源:太阳报)

于是,趁母亲外出的时候,她决定一探究竟。她发现母亲的衣柜里有一个红闪闪的垃圾桶,垃圾桶里还有个帆布袋。凯瑟琳好奇地把手伸进帆布袋,她感觉自己摸到了一个婴儿的头。

凯瑟琳很害怕,她跑到了姐姐乔安妮的家中,把这一切告诉了乔安妮。

姐妹俩合计之后,决定去找她们的妈妈问个清楚。贝尔纳黛特承认了这一罪行。

(贝尔纳黛特。图源:太阳报)

(贝尔纳黛特。图源:太阳报)

乔安妮曾在采访中说,“我们感到很震惊,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很害怕告诉别人,有一小部分原因是担心她(贝尔纳黛特)会入狱。她仍然是我的母亲,她控制住了我。”

一番纠缠之下,两姐妹决定恳求母亲,给这个婴儿一个有尊严的葬礼。但姐妹俩并不知道,其实家中还藏着另外三具女婴尸体。

第二天,贝尔纳黛特和乔安妮一同将这个婴儿埋葬到了当地的墓园中。

乔安妮回忆称,“我知道这是错的,我被吓傻了,不停地在哭。但是对我来说,当时最重要的是,婴儿能够在墓园中有一个有尊严并且体面的葬礼。”

可怕的回想

(乔安妮。图源:太阳报)

(乔安妮。图源:太阳报)

乔安妮曾在16年接受《太阳报》采访时表示,她和弟弟妹妹的童年是混乱的。

“妈妈要么就是在做助理护士,要么就是喝得烂醉。我那会儿只有十岁,但我要承担起照顾弟弟妹妹的责任。我不得不做饭、打扫卫生、做所有的家务”,她说,“我从学校的厕所里偷了几块肥皂来洗衣服。家里的电和天然气有时候被切断,一停就是几星期“。

一天下午,乔安妮在妈妈的卧室地毯上发现了一大块血迹。

乔安妮在之后的很多年里慢慢回想,这些记忆都被串联了起来。

她知道,母亲在那个时候生下了孩子。

乔安妮说:“她有时会变胖,总是穿肥大的衣服,我不止一次注意到她的肚子变大了。但是有时候,她的肚子在一夜之间就消失了。”

1998年之后,贝尔纳黛特在接下来的十年内曾经搬家四次,但都没有露出什么痕迹。直到2009年的8月,乔安妮和凯瑟琳在帮她们的母亲搬家的时候,那个红色的垃圾桶再次出现在她们的面前。

乔安妮称,“当母亲看到我们盯着垃圾桶的时候,她开始尖叫。当然,那会儿我们没有想到垃圾桶里有什么东西,但是母亲的反应让我们产生了怀疑。”

乔安妮最终决定报警,她向警方坦白了1998年她曾帮助母亲埋尸的事情。

随后,警方在贝尔纳黛特的家中搜出了三名女婴尸体。

最终的审判

(贝尔纳黛特。图源:太阳报)

(贝尔纳黛特。图源:太阳报)

贝尔纳黛特最初因涉嫌谋杀而被捕,但仅被指控犯有四项隐瞒生育罪。

2010年12月,贝尔纳黛特在利物浦刑事法庭上承认了这些指控,她承认自己用报纸、床单和塑料袋隐藏尸体长达20年之久。

贝尔纳黛特说,她是在1985年到1995年间产下了这些女婴,并坚称她们都是死产。其中一名婴儿的父亲是乔安妮的前男友。

法医曾对这些死婴尸体进行查验,发现她们都是足月生产的,很有可能生下来就是死产。法官亨利在量刑时表示,“虽然死产的情况和原因永远无法确定,但正是因为贝尔纳黛特的酗酒和滥交,才会使这些未出生的孩子处在危险之中。”

后来,乔安妮和凯瑟琳为这四个婴儿安排了葬礼。她们试图邀请贝尔纳黛特,但是她拒绝参加。

乔安妮回忆说:“这令人心碎,但也令我感到轻松和安慰,她们终于得到了她们应得的葬礼。”

谈及母亲的所作所为,乔安妮表示,“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隐瞒分娩,也不明白她为什么把这些尸体放在垃圾桶里。这是非常不人道的。我不相信她是否懂得母爱的意义。”

2019年二月份,贝尔纳黛特去世了,终年64岁。

这一切的罪恶,似乎随着她的死亡,而画上了句点。

用爱来化解恐惧

乔安妮以这段经历为灵感,创作了一本名为《沉默姐妹》的书,这本书于4月18日出版。

她曾说,“我一直想写一本书,因为我的生活就像一个拼图,我想把它们拼凑起来。这些年,我永远不会知道全部真相,永远不知道她是如何藏匿这些死婴。它们被移动到了房间的哪个地方?我母亲如何隐藏尸体的气味?这种气味难以形容,但是它仿佛紧紧地跟着你,你似乎可以尝到它的味道。”

但是,乔安妮还是选择勇敢地面对这一切。她说,“我无法忍受这个女人。她把我们的生活弄到这般田地。但我不会回想这些或者尝试改变过去的事情,这些经历让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母亲。”

已婚的凯瑟琳,和她的姐姐一样,也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她说:“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的孩子,确保他们拥有我们从未在母亲身上获得的爱与幸福。”